您当前位置:扎西干部学院 >> 学员培训 >> 学习园地 >> 浏览文章

【党的故事】红色花房子

文章来源:昭通日报全媒体  更新日期:2016年12月13日  浏览次数:

1935年2月5日,中央红军进驻素有“鸡鸣三省”美誉的威信县水田寨,总部就驻扎在花房子。这是一幢红色的房子,建于清代末年,是一郑姓乡绅的豪华住宅,门窗板壁上都雕刻有当地罕见的精美花草动物图案,人们就管它叫花房子。

傍晚,在郑家堂屋的一张八仙桌周围,中央政治局常委博古(秦邦宪)、周恩来、张闻天(洛甫)、毛泽东、陈云等领导围桌而坐,他们正在召开会议,堂屋内,气氛严肃。会议以口头表决的形式,推选周恩来为会议临时主持人。

周恩来坐在八仙桌的北面,长长的胡须让原本消瘦的脸庞显得更加瘦削。他说:“目前,我军面临的情况大家都很清楚,原本要在川南渡过长江,但却被蒋介石给逼到云南来了,红军究竟该打到哪里去,在哪儿落脚?另外中央苏区也接连发来急电,已经到了十分危急的时候,我们不能扔下他们就不管啊,但是怎么个管法,由谁出来管,这些问题,都必须立刻解决。鉴于这些情况,我们不得不在这里召开常委会议,完成遵义会议上提出的解决常委重新分工事宜。这段时间以来,常委们相互通了一些气,大家统一的意见是推选一位熟悉中国革命、红军公认的同志来领导党和红军,这是目前形势最需要的,也是全国革命最迫切的。毛泽东同志在遵义会议上被推举为常委,在建立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和指挥反‘围剿’战斗中,都充分显示了他的军事指挥才能,他是最合适的人选,请大家发表意见。”

坐在左面的张闻天第一个发言,他用坚定的语气说:“广大红军指战员都亲身经历了第一次至第四次反‘围剿’的胜利和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长征以来,‘左’倾领导人把战略转移变成一种惊慌失措的逃跑以及搬家式的行动,致使红军几次濒临于绝境,人员大量减少,这是排斥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正确领导,贯彻执行错误的军事指导方针的结果。盲目的、不顾实际的堡垒战、大规模正面作战,是‘左’倾冒险主义不知中国革命特点的蛮干,是不顾客观规律的乱干。那个洋顾问固然有错,博古同志要负大的责任,我们也有责任,不能把民主集中制作为摆设。毛泽东同志担任总书记我也完全赞成。”

陈云听了张闻天的发言,接着说道:“博古同志对遵义会议上提出的对他的批评在思想上有抵触,但也认识到自己的一些错误。在当前敌我态势发生变化,主要任务是军事行动的形势下,再继续领导会有困难,我支持恩来同志的提议和洛甫同志的意见,由毛泽东同志出来负总责。”

博古在会议开始后就一直吸着烟,地上已有七八个烟头。就在开会前,周恩来同志已找他谈了一下午。恩来同志的话句句在理,让他不得不直面这个终究要面对的问题。听了陈云的发言,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遵义会议后,我也进行了反思。的确,撤出中央苏区后,中央红军一路受挫,损失惨重,我应负主要责任,但不是完全责任。按惯例,常委分工这样的大事,需报共产国际批准才行。但不管怎么样,作为共产党员,我服从集体的意见,以后分配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周恩来又补充说:“中国革命有自己的实际,须由懂军事、会打仗,熟悉中国革命特点,超越蒋介石智慧的人来领导。这不仅仅是军事问题、组织问题,也是政治问题、路线问题。这些问题需由我们自己解决。”

这时,大家都把目光转向坐在右侧的毛泽东,只见他此时正凝神静思。他是理解大家的,但是目前在纠正“左”倾错误路线的同时,还要考虑党内的团结,要考虑共产国际和国内的具体形势。中国共产党与共产国际之间取得联系需要专门密码电台,而这个密码现在已丢失,但终究有一天是会联系上的。虽然说我们要独立自主解决自己的问题,但也不能完全不考虑这些因素啊。

“这副担子不轻啊,还是洛甫同志更适合。”突然,毛泽东意味深长地说道,“洛甫同志能总揽全局、发扬民主、团结同志,又善于独立思考,敢于系统地提出与坚持自己正确的政治见解与理论见解,难得啊!”

毛泽东缓缓地从长凳上站起来,接着说:“博古同志说的也有道理,我们不能不顾及共产国际那边,洛甫同志是留苏的,共产国际那里也好有个交代。我个人可以协助恩来同志负责军事。博古同志有理论水准,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同志伤病还未康复,建议博古同志担任总政治部代理主任之职。”

毛泽东的提议得到大家赞同,特别是提出对博古同志的安排,让博古更受震撼,解除了他半个月来的心理阴霾,他说:“我现在思想上想通了,我不会背任何包袱,保证完成任务。”

常委会议通过诀定,撤销博古同志的职务,由张闻天代替博古在中共中央负总的责任(习惯上也称之为总书记),毛泽东为周恩来军事指挥上的帮助者,博古任总政治部代理主任。会议还研究确定了中央苏区、闽浙赣苏区的军事路线和组织工作。

博古随即向周恩来交出中央委员会的印章、中央政治局书记处印章和中央书记处条形章。周恩来看了一眼放在墙角的装有中央文件的两只铁皮箱子,一下百感交集、心潮翻滚。

2月6日,天刚微亮,只听见农民家里的雄鸡振翅高鸣,冲破清晨四野的宁静。毛泽东感慨道:“雄鸡一唱天下白,好兆头啊。”随后,中央红军从水田寨出发,沿壮龙山而下,来到石坎子、大河滩一线。


【主要参考资料:翟昭明《红日照扎西》      改编:张仁侠      文章来源:昭通日报全媒体】

 

 

学院办公地址:

云南省昭通市威信县委大院

联系方式:

培训部晋老师:13578067509

座机:0870-6126719

扎西干部学院版权所有

滇ICP备1500454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