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扎西干部学院 >> 教学科研 >> 浏览文章

红军长征的历史地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日期:2015年12月03日  浏览次数:

    摘要:八十年前,中国工农红军在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不得不进行了史无前例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历时一年多的长征,中国工农红军,突破了敌人的围追堵截,克服的千难万险,避免了党内危机和红军内乱,终于取得了长征的胜利。长征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工农红军创造的人间奇迹,它在中国革命、中国共产党建设及人民军队建设史上都占有十分重要的历史地位。

关键词:红军  长征  历史地位

一九三四年十月十日,中央红军从江西瑞金出发,一九三五年十月十九日到达陕北吴起镇。二十二日,中央政治局在吴起镇召开政治局会议,批准了榜罗镇会议关于落脚陕甘的战略决策,宣告了中央红军长征的结束。毛泽东向随行部队发表讲话:“我们从瑞金算起,总共走了三百六十七天。我们走过了赣、闽、粤、湘、黔、桂、滇、川、康、甘、陕,共十一个省,经过了五岭山脉、湘江、乌江、金沙江、大渡河以及雪山草地等万水千山,攻下了许多城镇,最多的走了二万五千里。这是一次真正的和前所未有的长征。敌人总想消灭我们,我们并没有被消灭。现在,长征以我们的胜利和敌人的失败而告结束。”

长征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工农红军创造的人间奇迹,它在中国革命、中国共产党建设及人民军队建设史上都占有十分重要的历史地位。

一、变搬家式的“西征”为寻找新的落脚点的长征

一九三三年九月下旬,蒋介石精心策划和组织了对中央革命根据地的第五次“围剿”。中央红军在博古、李德的错误指挥下,红军指战员虽浴血奋战,仍屡战屡败。一九三四年四月二十一日,中央根据地南大门筠门岭失守,四月二十八日,广昌会战失败,广昌城沦陷。至此,通向中央根据地腹地的南、北大门都陷落敌手,红军在中央根据地内粉碎敌人的第五次“围剿”已不可能。要保存中央红军主力,撤离中央根据地势在必行。五月下旬,在瑞金召开的中央书记处会议上,“决定将主力撤离中央革命根据地,进行战略转移”,得到了共产国际的批准。一九三四年十月十日,在国民党军发动总攻之前,中央红军被迫提前向西转移。转移之前,中央对红军的处境认识不准,对今后遇到的困难估计不足,转移之时,除了必备的武器、粮食和资金外,连机器、火炮、X光机、文件资料等都一并带走,“变得像大搬家一样”(毛泽东语),“整个国家走上了征途”(斯诺语)。转移过程中,中央红军在连续突破了国民党军的四道封锁线后,由出发时的8.7万人锐减到3万多人,部队伤亡惨重,就连博古、李德都灰心丧气。按原计划,中央红军西进(长征开始时叫西征)的战略意图是与红二、六军团会合。但这个战略意图被国民党军猜到了,他们在中央红军与红二六军团会合的必经之地也作好了部署。若中央红军按原计划继续行进与红二、六军团会合,就会走进国民党军设下的圈套,陷入绝境,中央红军就有被国民党军围歼的危险。在湖南省通道举行的中央负责人临时会议上,毛泽东建议中央红军继续西进,向贵州进军。会议采纳了毛泽东的建议,作出了西进贵州的战略部署,从此,中央红军走上了寻找新的落脚点的长征。

黎平会议决定,中央红军新的落脚点初步选定在川黔边地区。当中央红军集结云、贵、川三省交界的威信县城扎西期间,国民党川军、滇军、后续追击部队逐渐向扎西逼近,新的包围圈即将形成,中央红军在川黔边地区开创根据地的条件没有了,突破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保存红军实力成为当务之急。扎西会议决议,中央红军回师东进。四渡赤水、兵临贵阳、调出了滇军,部队迅速向云南挺进,终于甩掉了尾随的国民党追兵。独立行进的中央红军,绝不能再陷入国民党军的包围圈了。皎平渡渡过了金沙江,和平经过彝族聚居区,飞渡大渡河,翻越夹金山,与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中央红军终于获得了休整的宝贵条件。在两河口会议上,经过充分的酝酿,中央决定,继续北上,建立川陕甘革命根据地。在北进途中,右路红军过了草地。在张国焘要谋害党中央的危急时刻,党中央毅然率领右路军中的红一方面军部队连夜北进,脱离了危险境地,突破了天险腊子口,翻越六盘山,于一九三五年十月十九日到达陕北吴起镇,与陕北红军胜利会师。二十二日,中央政治局在吴起镇召开政治局会议,批准了榜罗镇会议关于落脚陕甘的战略决策,宣告了中央红军长征的结束。至此,中央红军找到了新的落脚点,由此翻开了中国革命崭新的一页。

二、开启了中国共产党独立自主领导中国革命的新征程

中国共产党在成立之时,得到了共产国际的大力支持和有力的指导。中国共产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决定,中国共产党加入共产国际,成为了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至此,中国共产党的重大决策和重要人事安排都要报共产国际,待共产国际批准后方才执行。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中央红军西征计划得到了共产国际的批准。但在中央红军长征的具体进程中,敌我双方的变化情况是共产国际无法预测和具体指导的。中央红军进行长征,给中国共产党独立自主领导中国革命提供了一个契机。在长征途中,中央政治局也根据敌情的变化相应作出了正确的决策。通道会议、黎平会议、遵义会议,以及中央政治局在长征途中召开的一系列重要会议,中国共产党都根据当时敌我双方的现实情况作出了正确决策。长征,使中国共产党抓住了这一契机,长征的胜利证明了中国共产党完全可以独立自主地领导中国革命了。以后的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胜利进一步证明了这个结论。所以说,长征使中国共产党从幼年逐步走向了成熟,开启了中国共产党独立自主领导中国革命的新征程。

三、结束了王明左倾路线在党内的统治

自八一南昌起义起,中国共产党人拿起了枪杆子,走上了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道路。当时,国内派系林立,军阀割据,明争暗斗,国内局势十分复杂,党内对革命形势的判断不断出现偏差,党内对中国革命是按照毛泽东的主张开展土地革命战争或是学习苏俄向中心城市进攻一直存有争议。在临时中央,进攻路线占着上风,先后发生了瞿秋白、李立三的左倾错误,直至发展到以王明为代表的左倾路线在党内占了统治地位,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正确思想不时受到批判。一九三二年宁都会议,毛泽东被迫从红一方面军中离职回到后方,逐步远离了军事斗争的主战场。在临时中央撤出上海迁到中央苏区后,坚持正确主张的人在党内和军内都受到了排挤。在第五次反“围剿”中,博古、李德,不顾敌强我弱的实际,放弃了毛泽东经过历次反“围剿”胜利总结出来的“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游击战法和“大步进退,诱敌深入,集中兵力,各个击破”的运动战术,一味主张防御,要御敌于根据地之外。结果导致红军在强敌进攻下屡战屡败,损失惨重,最终丧失了在根据地内取得反“围剿”胜利的条件,红军主力不得不撤离根据地,进行战略转移。

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使广大红军指战员在经历了惨痛的失败后认识到李德所主张的战法是十分错误的,使中央的一些领导人逐步认识到左倾错误的危害,这种错误已经到了必须彻底纠正的程度了。通道会议改变了红军原定的进军路线,黎平会议进一步明确了西进的战略计划。一九三五年一月十二日,红军攻克黔北重镇遵义,赢得了短暂而宝贵的休整时间。一月十五日到十七日,中央政治局在遵义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张闻天、毛泽东、王稼祥等对博古、李德实行的左倾路线进行了广泛、深入的批判。会议除博古、李德、凯丰仍坚持原来的错误观点外,到会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各军团负责人,都对左倾错误进行了批判。会议增选毛泽东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决定由张闻天代替博古在中央负总责,毛泽东为周恩来的军事助手。遵义会议彻底清算了王明左倾错误的危害,结束了王明左倾路线在党内的统治。标志着中国共产党从幼年走向成熟。自此,党和红军逐步统一到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正确的思想路线上来,统一了全党和全军的意志和行动。在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下,中国共产党从中国革命的实际出发,成功地领导了中国的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最终取得了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

    四、逐步确立了毛泽东在党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

当秋收起义部队进攻长沙失败后,毛泽东就率领秋收起义余部,转战上了井冈山,建立了中国第一块红色革命根据地,开展了武装割据的艰苦卓绝的斗争,积极探索武装夺取政权的正确的革命道路。毛泽东不断总结根据地斗争的实践,先后写了《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井冈山的斗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等,找到了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道路。中国工农红军在毛泽东和朱德的领导下,接连取得了第一、二、三次反“围剿”的胜利,红军队伍不断壮大,根据地也不断扩大。在一九三二年召开的宁都会议上,决定毛泽东离开红一方面军,回后方工作,毛泽东被迫远离了军事斗争的主战场,对军事斗争没有了发言权。临时中央从上海迁到中央根据地后,博古请了做情报工作出身的、对国民党军和红军都不了解的李德为军事顾问,把军事指挥的大权交给了李德,这为第五次反“围剿”埋下了祸根。第四次反“围剿”的胜利,党和红军还没有真正认识到毛泽东主张的正确性和重要性,第五次反“围剿”的惨痛失败,让广大红军指战员怀念毛泽东、朱德领导的时代,那时,朱毛红军战无不胜,名震天下。让王稼祥、张闻天等领导人逐步认识到毛泽东在军事指挥上的正确,逐步从“左”的阵营中分化出来,支持毛泽东。中央红军长征时,是周恩来等人的坚持,毛泽东才得以随红军主力转移。在通道会议上,毛泽东提议向贵州进军,得到了与会大多数人的支持,建议得以通过。遵义会议选举毛泽东为政治局常委,为周恩来军事指挥的助手。扎西会议决议回师东进。苟坝会议,毛泽东为坚持不能进攻打鼓新场的正确意见,其红军总政委一职晚上被撤,第二天又得以恢复,至此,毛泽东在党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最终确立。四渡赤水的成功,巩固了毛泽东在党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当毛泽东北上建立川陕甘革命根据地的正确主张与张国焘要南下的错误主张发生分歧时,党内的绝大多数同志仍然支持毛泽东。红军选择了毛泽东,党选择了毛泽东,长征成就了毛泽东。在毛泽东的领导下,中国革命所取得的胜利无可争议地证明了这一伟大的选择。毛泽东以他的行动赢得了伟大领袖的荣誉。

    五、避免了党内危机和红军的内乱

一九三五年六月十二日,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在懋功会师,中央红军获得了宝贵的休整机会。当时,红四方面军所在的川北地区是一个少数民族聚居区,经济落后,人口稀少,近十万人的红军驻在该地,食物供给十分紧张,红军无法在此长期停留。在两河口会议上,经与会同志的充分讨论,确定了红军应北上建立川陕甘革命根据地。但张国焘却把红四方面军看着自己的势力,以强势要挟党中央,不仅伸手要权,还直接插手中央人事安排。在红军北上的途中,故意拖延左路军行进速度,最后发展到阴谋陷害党中央。当叶剑英看到张国焘发给陈昌浩的电文后,及时把电报的内容报告了党中央。党中央保持了高度的克制,从中国革命全局和红军的生死大局出发,毅然带领右路军中的红一方面军队伍,迅速北上,既脱离了党中央被谋害了险境,又主动避免了红一方面军与红四方面军的内战,有效的化解了危机,最大限度的保存了红军的力量。

    六、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

长征是中国工农红军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二万五千里长征,红军战士不仅要同围追堵截的凶残敌军浴血奋战,还要战胜大江大河、雪山草地等恶劣的自然条件,战胜饥饿、寒冷、伤病。长征途中,成千上万的红军战士在战斗中光荣牺牲,无数的红军战士长眠在雪山、草地,为中国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厉时一年多的长征,红军走到哪里,就把革命的道理宣传到哪里,就把革命的种子播种到哪里,让天下的劳苦大众都知道,红军是穷苦大众自己的队伍,国民党说“红军是共匪、共产党是共产共妻”等宣传纯粹是污蔑之词,共产党和红军才是受苦受难的劳苦大众翻身解放的希望。长征结束时,毛泽东在向随行部队的讲话中总结说:“长征是宣言书,是宣传队,是播种机。它将载入世册。我们中央红军从江西出发时是八万人,现在只剩下一万人了,留下的是革命的精神,现在又与陕北红军会师了,今后,我们红军将要与陕北人民团结在一起,共同完成中国革命的伟大任务。”

可以说,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胜利,是中国革命战争史上的奇迹,它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中国革命,它使中国共产党从幼年走向成熟,使中央红军转战成功获得了新生,重新点燃了中国革命胜利的希望。

 

参考文献:《中国革命根据地简史》李小三主编 江西人民出版社  20092月第一版

                              二0一五年二月二十七日

作者:陈建平    职称:讲师    

工作单位:威信县委党校

联系电话:15287078810

电子邮箱:1320870@sina.com

通讯地址:云南省昭通市威信县委党校

邮政编码:657900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学院办公地址:

云南省昭通市威信县委大院

联系方式:

培训部晋老师:13578067509

座机:0870-6126719

扎西干部学院版权所有

滇ICP备1500454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