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扎西干部学院 >> 教学科研 >> 扎西会议精神研究 >> 浏览文章

如何评价扎西会议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日期:2015年07月16日  浏览次数:

近年来,随着红军长征史研究的不断深入,中共中央在长征途中所召开的扎西会议,由过去几十年中因缺乏史料而被忽视,现被提到了应有的重要历史地位。近来有些辞书已准备收录关于扎西会议的条目。1996年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60周年的活动中,中共云南省委宣传部、省委党史研究室、省社科联和中共昭通地委曾于10月9日至12日联合举办“红军长征过扎西学术讨论会”,对扎西会议的内容和历史地位进行了学术交流和研讨。本文仅就如何评价扎西会议谈几点粗浅看法。

一、扎西会议是长征中一次重要会议

1935年1月下旬,遵义会议决定的北渡长江的计划受阻,土城战斗失利,红军一渡赤水后,于2月4日进入云南威信。当时由于敌军四面进逼,战斗频繁,军情紧迫,中共中央、中革军委进入云南威信在向扎西集结途中,于2月5日在水田寨花房子、6日至8日在大河滩、9日在扎西镇,连续召开会议,参加会议的有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朱德、陈云、博古、王稼祥、刘少奇、邓发、凯丰等。因为扎西是会议结束的地点,又是威信县城,所以史称这次会议为“扎西会议”。

扎西会议形成了一系列重要决议和指示。保存至今的有《遵义会议决议》、《决议大纲》、《中央书记处致项英转中央分局电》、《中共中央给中央分局的指示》、《(乙)遵义政治局扩大会议》、《军委关于我军向川滇黔边发展的指示》、《关于各军团缩编的命令》、《为创造云贵川边新苏区而斗争》等文件,以及中共中央、中革军委给中央苏区分局和红二军团、红六军团、红四方面军的指示电等,这些都是极为珍贵的历史文献。近年正是因为对这些文献形成时间的研究,才使目前对扎西会议的认识有了很大的进展,对框定“扎西会议”提供了坚实的基础。根据这些文献和史料以及近年的研究成果,史学界对扎西会议的主要内容和重要地位等问题基本达成了共识——扎西会议是红军长征途中的一次重要会议。

二、扎西会议的主要内容及其重要意义

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扎西地区连续召开的这次会议,讨论的内容较多,意义重大。有关这方面的研究成果很多,概括地讲,有以下几点:

(一)扎西会议完成了遵义会议后的“常委分工”。1935年2月5日,在川滇黔交界的“鸡鸣三省”的水田寨花房子由洛甫(张闻天)接替博古(秦邦宪)在党中央负总的责任。张闻天的任职,保证了毛泽东的军事指挥,进一步加强了毛泽东在党内和军内的领导。这次会议实际上是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党中央召开的第一次重要会议。因此,会议作出的一系列重大决策,在红军长征史乃至中国革命史上都有着十分重大的意义。

(二)新的党中央重新开始实施对中央苏区和湘鄂川黔等革命根据地的领导,并对全国革命有关问题作了部署。遵义会议前,由于当时中央负责人的错误领导,加之军情紧迫,长征近4个月来中央对全国各苏区和红军部队失去领导,如项英等中区负责人来电指出的“中央与军委自出动以来无指示,无回电,也不对全国部署总方针”。2月5日,中央政治局、中革军委在扎西地区讨论了中央苏区有关问题,并给项英和中央分局发出“万万火急”电,相继又给红二、红六军团和红四方面军发出电示。后在给“中央分局各同志”的电报中又对全国的白区工作作了部署。由于这一系列的电示和部署,改变了“无指示”的被动局面,恢复了对全国革命斗争的领导。

(三)讨论通过了《遵义会议决议》(即《中共中央关于反对敌人五次“围剿”的总结决议》),拟制了《决议大纲》(即《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总结粉碎五次“围剿”战争中经验教训决议大纲》)并在中央红军中传达贯彻。2月8日,在扎西通过的《遵义会议决议》,系统地总结和肯定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正确的军事路线,批判了博古、李德为代表的“左”倾机会主义路线。2月10日,中央政治局在扎西召开营、科以上干部会议,张闻天传达了遵义会议决议。随后,毛泽东、张闻天、陈云等又分别到中央红军各部队传达贯彻,并将《决议大纲》电告中央苏区分局和红二、红六军团及红四方面军,令其认真传达贯彻。遵义会议决议的传达贯彻,对于总结和吸取第五次反“围剿”的经验教训,明辨大是大非,统一全党思想,巩固红军,振奋精神,战胜敌人,起了重大作用。

(四)确定了中央红军新的战略行动方针,作出回师黔北,重占遵义的重大决策。根据敌情变化,中革军委下令暂时放弃遵义会议上决定的北渡长江的计划,指出:“现党中央及军委决定我野战军应以川滇黔边境为发展地区,以战斗的胜利来开展局面,并争取由黔西向东的有利发展。”新的战略行动方针的确定,对扭转红军的被动局面,并对后来建立川滇黔游击根据地,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此后,中革军委又相继果断决定乘黔北敌军兵力空虚之机,立即回兵黔北,再占遵义。红军在毛泽东的率领下,采取高度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挥师东进,在敌军合围之际的空隙间穿插而出,再渡赤水,取得遵义大捷。这是中央红军长征以来的第一个大胜仗,极大地鼓舞了红军指战员的士气,威慑了敌军。尔后,红军三渡、四渡赤水,佯攻昆明,巧渡金沙江,摆脱了被国民党数十万大军围追堵截的困境。

(五)研究部署了中央红军的精简缩编。为适应连续作战的需要,充实战斗连队,中革军委在扎西发出《关于各军团缩编的命令》。通过整编,将原有建制的30个团缩编为16个团,各机关也进行大精简,有效地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同时,还实行彻底轻装,扔掉了许多笨重的辎重器材,从根本上改变了过去那种“搬家式的行动”。

(六)作出成立中共川南特委和组建中国工农红军川南游击纵队的决定。中革军委从主力红军中抽出一批骨干力量,留在这一地区,组建游击武装。这支游击纵队后与其他游击队合编扩大为川滇黔边区游击纵队,从最初的400多人发展到3000多人,坚持斗争长达12年。他们在当地坚持武装斗争,艰苦奋战,建立游击根据地,有力地打击了敌军,策应了红军主力的北上,极大地鼓舞了当地人民的革命斗志。

三、扎西会议的历史地位

扎西会议完成了以遵义会议为标志的中国革命伟大历史转折的一系列决策和部署,中国革命从此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遵义会议批判和揭露了博古等人错误的军事路线及其危害,但尚未形成一个正式的决议;常委重新分工的工作也还未进行,错误路线的代表博古仍在中央有负总责的名义。遵义会议来不及完成的这两件大事,都是在扎西会议期间圆满完成的。扎西会议后,中央红军作战由被动变为主动,按照新的战略方针和战术原则,终于打破了敌军的围追堵截。留在中央苏区的红军和游击队根据中央指示改变组织形式和斗争方式,迅速突围,分散上山,开展游击战争,进入了坚持南方革命战略支点的斗争时期。红二、红六军团在反“围剿”斗争中加强了领导,调整战略方针,很快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红四方面军配合中央红军新的战略方针,取得嘉陵江战役的胜利,打乱了川陕敌军的“会剿”计划。因此说,扎西会议不仅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史上的光辉篇章,而且是中国共产党在以遵义会议为标志的历史转折过程中的一次很重要的会议。因此,笔者认为对扎西会议的概貌做如下表述:

扎西会议是1935年2月5日至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红军长征途中于云南扎西地区连续召开的会议。参加会议的有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朱德、陈云、博古、王稼祥、刘少奇、邓发、何克全(凯丰)等。会议由张闻天主持,主要解决继遵义会议后红军的战略方针等重大问题。会议讨论通过了以下重要决定:由张闻天接替博古为中共中央总的负责人;通过了遵义会议决议,即《中共中央关于反对敌人五次“围剿”的总结决议》;确定了中央红军新的战略行动方针,先是暂缓渡江,在川、滇、黔边境地区机动作战,创造新的根据地,后又作出回师黔北,重占遵义的决策;中革军委根据会议的决定下发《关于各军团缩编的命令》,中央红军共缩编为16个团;对中区、湘鄂川黔、红二、红六军团和红四方面军的战略和组织领导问题,重新进行了研究和部署,恢复自长征后一度失去的对全国其他苏区和红军的领导,并重新确定新的党中央领导下的组织形式和斗争方针;作出成立中共川南特委和组建中国工农红军川南游击纵队的决定,留在当地坚持斗争的游击纵队策应了红军主力的北上。扎西会议是遵义会议的继续。它对于贯彻遵义会议精神,转变党和红军的军事战略起了重要作用。

(本文作者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北京100091)

载《中共党史研究》1997第2期


学院办公地址:

云南省昭通市威信县委大院

联系方式:

培训部晋老师:13578067509

座机:0870-6126719

扎西干部学院版权所有

滇ICP备15004542号-1